关于内援杨鲲鹏

  杨鲲鹏来青岛只是出于无奈,看看当年的他是怎么说的——

  “打青岛队我憋着一股劲!”这是杨鲲鹏在赛后谈起那个进球时,发自心底的“呐喊”。当年在青岛队时郁郁不得志的杨鲲鹏,在昨天比赛的下半场第28分钟时被派上场,在全队的希望几近破灭的时候,他抓住了机会,在补时进入到第2分钟时,用一粒进球将昔日的队友们“打”得哑口无言。

  主裁判的终场哨响过后,杨鲲鹏跪在中圈弧内,双手握紧拳头,他的喊声几乎让在球场内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一阵呐喊过后,杨鲲鹏和跑过来的队友们一起手拉手,跑向了看台边向观众鞠躬,但始终没有走过去和那些昔日队友打招呼。

  回到休息室的杨鲲鹏接受着队友们的轮番祝贺,“打青岛队我一直憋着一股劲!”面对记者说出这句话时,杨鲲鹏右膝膝盖上渗出的鲜血是他心情最好的见证。至于为什么对家乡球队这么“狠”,杨鲲鹏只是笑。

  ......

  他是为了照顾生病的老母亲,给方便些吧.

  游子回家,我们应该是欢迎的. 以前的事,再提有何意义

  假球传闻屡屡上身

  来源:汉网-武汉晚报

  对长春一战,武汉队为防止队员打假球,总经理徐志强赛前专门想了一些办法,比如请肖笃寅指导和吕杰指导在家中观看电视,毕竟电视比较清楚,有什么问题直接打电话到前方。

  中场休息时,肖笃寅和吕杰二人打去了电话,表示比赛有问题。而这时,前方的总教练陈方平已经作出了换人决定。显然,肖指导、吕杰和陈方平的感觉是一致的。

  徐志强考虑比较周全,因为陈方平、肖指导和吕杰是俱乐部工作人员,和球员之间有直接的利害冲突,于是引入了“陪审团”,这是一个很好的举措。湖北地区,高作战是足球名宿,人品球品没有话说,邓达之从前是专业足球运动员,现在是体育学院足球教授,这个级别也足够“陪审”资格。

  由于电视转播的关系,高指导和邓教授他们没有看清楚第一个失球,也非常客观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至于第二个球,二人看了十次以上,认定在防守技术上存在问题。记者昨天打电话采访了邓教授,邓教授说:“我们只能从专业技术的角度去看,对任何球员我们都会抱着一颗公平的心。”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杨昆鹏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呢?杨昆鹏是裴恩才从八一队带到武汉来的,踢球水平的确不错,但这几年中不时有一些不好的新闻出现,最先把杨昆鹏罚上看台的就是裴恩才,今年客场对上海队赛后,杨昆鹏曾两度被罚上看台。难道这些都是俱乐部和教练员在找杨昆鹏的茬吗?一个球员在一个地区效力四年,为什么打假球的新闻会经常找上他呢,仅仅这一点,作为球员本人,是应该反思一下的?